两会现场|科技创新,流量经济……围绕这些热词,委员与市民网上热烈交流
2021-01-23 上海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范彦萍

“十四五”时期,是上海在新的起点上全面深化“五个中心”建设、加快建设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关键五年。

为更好运用政协全体会议这一重要平台,做好面向社会、面向界别群众主动发声、传播共识工作,市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秘书处于今天举办委员与市民的网上交流活动,邀请董云虎(市政协主席、党组书记)、陆月星(市政协常委、人口资源环境建设委员会主任)、张道根(市政协常委、社会科学界召集人、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上海社科院原院长)、姬兆亮(浦东新区政协主席、党组书记)、陆铭(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等市政协委员,围绕“发挥专门协商机构作用,助推‘十四五’良好开局”主题,就落实好中央交给上海的重大战略任务和“十四五”时期的重点工作,与大家进行互动讨论。

网友:董主席,上海应当如何壮大战略科技力量,当好科技和产业创新开路先锋?

董云虎:科技创新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的关键变量。上海作为科技重镇,正在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不断增强创新策源功能,努力当好创新发展的先行者。

“十四五”时期,我们要重点抓好三方面工作:一是要聚焦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重点领域,加快推进国家实验室、大科学设施建设,抓好科技成果转化,全力做强科技创新引擎,努力抢占科技革命和产业创新制高点,赢得未来发展的主动权。二是要充分运用张江科技城、国家重大科技创新平台、新型科研院所等资源优势,把发挥新型举国体制和企业主体作用结合起来,坚持“四个面向”,打好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战,努力取得更多原创性、突破性重大成果,为实现国家科技自立自强作出应有贡献。三是要推进体制机制创新,建立完善项目牵引、重大任务带动、基础能力支撑、高层次人才保障的科技创新组织模式,集聚精锐力量,搭建创新联盟,推广“揭榜挂帅”,用好“赛马机制”,推动金融、科技、产业良性循环和三角互动,形成高层次人才竞相涌入、科技创新活力不断迸发、创业创造成果持续涌流的良好生态。

网友:姬委员,浦东是上海的金融中心,在建设“五型经济”——开放型经济通道的联通性提升,总部型经济头部企业对产业供应链的掌控力方面,有什么具体措施?

姬兆亮:在开放型经济方面,浦东将充分发挥上海自贸试验区及临港新片区的“试验田”作用,探索具有较强国际市场竞争力的开放政策和制度,实行更大程度的压力测试,在若干重点领域率先实现突破。同时,大力推进浦东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增加海运空运航线资源,完善国际多式联运集疏运体系,打造成为江海空铁公“五位一体”、紧密联接长三角与全世界的世界级交通枢纽。

在总部型经济方面,浦东将推进“全球营运商”计划,实施“总部增能”行动,促进地区总部和各类功能性机构集聚业务、拓展功能、提升能级,支持跨国公司地区总部升级为亚太区总部、全球总部。加快培育集聚本土跨国公司和企业总部,吸引国内企业总部或二总部,培育浦东龙头企业成长为各类总部。创新资金进出管理、境内外融资、人员出入境、通关便利等方面的功能性政策,充分发挥上海浦东总部经济共享服务中心(平台)作用。

网友:陆委员,在上海“五大新城”建设目标的背景下,如何切实提升市郊新城发展水平?

陆月星:这是上海“十四五”发展的重点,也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热点。市政协已启动了市、区政协联合调研。我有一个较为深切的感受,即新城建设作为上海未来发展的战略支点和增长极,关键在“新”,生命力在创新。

一是新的功能定位。五大新城的区位特点、发展基础不一,各自新的功能定位既要体现共性、互补,又要体现个性、特色,实行错位发展。

二是新的人口布局。新城建设第一要素是人口,第一资源是人才,要把合理的人口布局放在突出位置。从原有规划和现有实际来看,按照大城市100万以上人口规模,五大新城都有很大的导入空间。而新的人口布局,不只是规模扩张,更是结构优化——重在年龄结构、人才结构,并亟需相应的政策创新。

三是新的城市形态。最近我在读《巴黎·现代城市的发明》一书,很受启发。新城需要按照未来城市的目标打造,展现新的城市形态。

四是新的公共服务。这是当前新城建设的短板。从新的功能定位出发,提升公共服务能力,既要考虑新城自身的需要,又要考虑周边区域的需要;既要增加高端服务机构(高校、三甲医院等),又要普及大众服务场所(重点是老年、儿童);既要增强便捷性(两网融合),又要拓展体验式(休闲娱乐)。

五是新的交通体系。新城基础设施建设重点是构建新的综合交通体系,强化三大特征:立体化、枢纽型,畅通内外交通联系,依托虹桥、浦东两大枢纽构建陆、海、空一体化交通体系。

网友:张主任,如今车辆越来越多,如何更好地提升、缓解城市交通堵塞问题?

张道根:城市特别是超大城市的交通问题,是一个永恒的问题。轨道交通是解决大城市特别是超大城市交通拥堵问题的最根本方式,上海一直努力建设快速轨道交通体系,是中国运营里程最长的一个城市,也是世界上大都市中排名数一数二的城市,我们每天的运行量已经超过1100万人次。

第二,要继续优化调整地面公共交通。上海的地面公共交通有悠久历史,但是过去发展靠地面公交,现在地面公交要服务大容量轨道交通。

第三,私人交通要积极引导有效限制。私人小车如果不加限制,就会引起任何城市的交通拥堵,任何大都市都碰到这个问题。上海一直坚持鼓励购买、限制使用,因为一部小汽车跟一部公交车的载人比大概是1:20,但是占用交通道路大概是30倍,相当于30部小车才能解决一部公交的问题,所以不限制私人交通没办法解决大都市问题。

第四,要发展智能化交通管理体系,更多的是用现在的智能交通系统来解决路面交通信息不畅问题,还有交通管理规则科学化、快速化的问题,引导各类车辆可以快速、有效通行。

第五,我们也要学习国际上一些大都市的经验和做法。比如伦敦,伦敦中心城区就对私车交通收取拥堵费;纽约也是如此。另外,很多大都市的中心城区都是减少停车位,而不是增加公共停车位,让停车位价格更好、更高,让开私车进中心城区的人找不到地方停,从而让他们只能坐公共交通进入城市中心。当然,我们必须把大容量轨道交通发展好,让它更便捷、更方便。

网友:陆委员,发展流量型经济,您认为上海具有怎样的优势?

陆铭:在发展流量型经济的过程中上海有两点优势是非常明显的。第一,是人才的集聚。大家可以看到,现在一些互联网+公司在上海发展非常快;第二,更为重要的是上海拥有较大的人口规模和人口密度,在一些数字经济的应用场景方面,上海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范彦萍

编辑:梁文静

来源:青春上海News—24小时青年报

返回上页 回到首页

青年报社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021-61173717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1-61177819 / 61177827 举报邮箱:services@why.com.cn    测试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