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家的节气,手忙心闲看落花
2021-06-06 生活

朱应的节气生活美学展“小食里的光阴”正在上海市群众艺术馆二楼展出。本文受访者供图

青年报 杨颖 记者 孙琪

上海市群众艺术馆二楼,有一个小小的展陈空间,这里被命名为“白厢”展厅。地方虽然不大,但展出的都是跟生活相关,好玩又好看的作品。这几天,一本小书成了“白厢”的主角,自诩为“手忙心闲”的生活家朱应,将她的夏天铺陈出来,写字、画画、做小食,朱家角古镇那些似乎离我们很远的生活气息,悄悄地在这个角落弥漫开来。

  立夏  //  89岁的老奶奶  

走进展厅,“立夏”是抓人眼球的篇章。对于朱应来说,立夏并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节气,她认为,立夏是整个下半年度的开启。所以,朱应的立夏,不只是吃蛋斗蛋,称体重,而是朱家角那清澈的河水中摇曳的柳枝,那窄窄的弄巷里洋溢的粽香,那阴凉的客厅里淳朴的乡音。

朱应给喜爱她的小读者签名售书。

从小生长在朱家角的朱应,喜欢说自己是“角里人”。扎着两条小辫,穿着花衣服,在小巷里蹦来蹦去的儿时时光,给了她非常多的快乐,也给了她很多想象。她至今回忆起来还是一脸向往:“想起儿时古镇里,手作人擅长把当季作物转换为小食。那里几乎每个节气都有小食:立春的名糕和八宝饭,清明的青团,秋分的金豆,立冬后的芝麻糖……我最爱穿梭在曲曲折折的弄堂间,拉着外婆的衣角,被喊去尝各家的美食。小时候的这些百家味道都留在舌尖与心底。一把米,一片叶,一勺油盐,将单调食材,变成饱含情感的寄托。于是,我从小就认定他们有着神奇的魔法。”

展柜里,陈列朱应手折的菱形的纸手工,上了年纪的人会认得出,那是他们小时候端午节的玩具——纸粽子。那时,大人们忙着包粽子,小孩子就拿着各色纸条折纸粽,五颜六色的蜡光纸做成一个个小粽子的模样,用线串起,节日就有了气氛。

朱应追随着节气,回到故乡寻访民俗,乡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而又陌生,小时候的感觉都在,却因为对乡俗有了更深的理解,眼里看到的便有了新的意蕴。而“角里”的老人们也很欢迎朱应,奶奶们听不懂普通话,与年轻人的交流隔了一层。他们看到一口“角里话”的朱应,一个个欢喜得不得了。

展厅墙上有张照片,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正在教朱应做粽子。上方,是炉灶里腾起的白色汽雾;桌上,是做好的小巧玲珑的手掌粽。看着这张照片,你似乎能闻到粽叶的清香,眼前的场景有了如梦如幻的感觉。

朱应告诉记者,这是她在“角里”找到的一位89岁的老奶奶。老奶奶心灵手巧,穿针引线不用老花镜,几乎每一个节气的小食、手工她都会做。朱应跟她学了好多东西,这些纸粽子就是老奶奶教的。

朱应以二十四节气为循环往复的纵向时间轴,以在地江南文化腹地为空间架构,冶文学、工艺、手作、美食、书画于一炉,进行当代语境下的生活美学叙事。

  大暑  //  40摄氏度高烧的日子  

朱应喜欢手作,她已经学会了十几种跟节气相关的美食,比如粽子、名糕、粽子糖、熏青豆等。这个展览对于她来说,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不能将她亲手制作的小食搬来。于是,墙上展陈的图片里,就有了她制作小食过程的记录。

从立夏开始,过了小满,之后还有小暑和大暑。朱应指着一张照片讲起了关于玉瓜条的故事。玉瓜条是朱家角特有的节令小食,一定要在大暑节气里采摘、曝晒、腌制。照片记录的就是朱应带着小儿子,冒着田间的高温采摘玉瓜的情形。

大暑时节,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太阳直射在身上,仅有的草帽遮不住日头的毒辣,朱应带着儿子,跟着一位老农在田间采瓜。朱应说,那天气温达到40摄氏度,当天回家后,小儿子中暑发高烧到40摄氏度。中暑稍退,朱应就带着他切瓜、晒瓜、腌瓜,然后封缸,等待。

朱应从意识到要系统地还原有关二十四节气的江南民俗开始,就带着她的小儿子同行。她在做节令小食,也教孩子认识这些小食,给他们讲述,每一个看似很简单的小食里,那些曾经摇着扇子、看着星星乘凉时说的故事,也教他们懂得,这些小食里爷爷奶奶们的辛苦。

她说,这几年带着孩子访民俗的整个过程,不仅长知识,而且很享受。不但朱应觉得是享受,孩子们也很享受这个过程——还原传统节气小食,并且在传统文化的传承中用自己的方式去体会、延展、再造,这件事本身非常美好。孩子会低头看着一颗小豆子,摸摸它,问问它,拍拍它,眼里的懵懂似与它们在对话。

朱应说,制作玉瓜条,在大暑节气腌制,腌制好的酱瓜,需要再经过一周大太阳的曝晒,然后,每三个小时还需要把酱瓜翻个身,所花费的时间,付出的耐心和劳力都让人感叹。做完这些,还需要封缸一个月,到秋天才能拿出来食用。一个月的等待,正好让孩子们了解,很多时候,不是做了就要有结果,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看着照片上孩子们吃着自己参与制作的玉瓜条,一脸幸福的模样,谁能说,这样的教育不是成功的呢?

  秋分  //  24个节气一份向往  

朱应“博爱”,她爱节气,每一个节气她都做了详细的解说;她爱民俗,几年如一日搜罗来了江南古镇的各色小食;她爱写字画画,展场上处处都是她用心的创作。她爱“手忙心闲”的意境,写了字挂在墙上,还把这四个字做到了各种文创产品上。她说,她特别喜欢“安”和“暖”——安,家中一个小女子;暖,有太阳,有爱。

秋分时节,天色渐凉,朱应说,这时,要做熏青豆了。用朱家角古镇特有的“牛踏扁”豆子,用炉膛里的文火慢慢熏制,碧绿的豆子,扑鼻的清香,当零食嚼,可以吃出久远的水乡味道。不用说,这又是朱应带着她儿子必做的功课。

然后,在一个雨天,泡一壶茶,就着熏青豆,抱一只软软的抱枕,抱枕上是朱应的书法:安暖。

朱应 书画艺术家、生活美学家

朱应这样描绘自己的生活和心境:“在自己的床头放一本诗集,中国古代的或西方的,读一读那些不着边际的文字。它会帮你从柴米油盐的生活中扯脱出来;把你觉得重要的,但可能跟当下现实生活无关的事情写下来,装到一个信封里,然后花一些时间一件一件地完成这些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所有我们经历的甜蜜或苦涩都是礼物,因为它们都不再来。所以无论好坏,希望我跟大家都能够尽量用全身的力气珍惜每一刻,在未来的生活中更多地体会到生活的美,品尝到真实的甜蜜。”

这样的生活态度也感染了周围的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我思工作室把朱应的作品和她关于节气的感悟、她那些关于节气的小食做成了一本小小的粉色的书——《小食里的光阴:二十四节气之美》,这本小书又被推荐给了市群艺馆策展人周蓓丽和陆寅兰。新颖的内容、接地气的表达方式,打动了她们。以往,传统文化表达似乎有一种固定的模式,很多人尝试用复原的方法来学习和传递,但是,离现代生活总有点距离。

朱应的小书,带着读者走进古镇小巷,用年轻人的语言和习惯,不经意间让孩子们发现,原来二十四节气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关于节气的很多文化现象,有趣、有意思,也有传承。于是,经过市群艺馆的精心策划,朱应的书又以展览的形式打开,吸引着人们走进来,读一读,岁月悠然。

青年报 杨颖 记者 孙琪

来源:青年报

返回上页 回到首页

青年报社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021-61173717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1-61177819 / 61177827 举报邮箱:services@why.com.cn    测试版